《太极》系列影评:从文娱新意到武侠制胜

2019-06-06 16:40: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张中江 来源:中国新闻网

香港导演冯德伦推出的3 D版《太极》系列前两部影片,近日在内地相继公映,引起了较大的反响,武侠这一中国电影的传统类型也再次受到关注。在几度辉煌之后,中国武侠电影于新世纪前十年的中叶,遭遇了严重的同质化危机,至2011年,这种同质化浪潮达到了极致,被喜爱这一类型的中国观众广为诟病,其直接后果便是2012年中国国产电影的市场占有率急剧下滑,作为主流国产商业影片的武侠类型再度沉沦。面对中国武侠电影的这种颓势,投资商和创作者们也感到了危机,都试图以各种手段来进行反同质化的努力,在美学和市场两方面重树武侠电影的旗帜。 《太极》系列片便是这种反同质化努力的具体显现。该片第一集《从零开始》融入大量的新娱乐元素,试图为武侠类型赋予新的表现力;而第二集《英雄崛起》则在延续上集艺术创新的基础上重新回归武侠精髓。

当下中国电影中武侠类型的同质化的一个重要体现便是“千片一律” ,从故事框架到影像表现都缺乏原创性和想象力,跟风重复,很多表现都已经成为陈词滥调,不再受观众欢迎。 《太极》系列片对此种同质化进行突破,影片将主要场景设定为陈家沟这一以往武侠片中较少涉及的地方,在电影空间呈现上获得了新鲜感。其次,该片在具体的影像呈现上给武侠电影注入新趣味的想法非常明显,从中看到主创的想象力,这在其第一集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从零开始》将动漫风格融入其中,但改变不仅仅在框架和剪辑上,而在深层次、全方位的表现上。如影片以无声默片手法介绍主角来历,以卡通的方式来展现武功身法的图例注释,默片和卡通片也因此成为情节回顾和过场串连的主体。此外,有趣的题注也成为电影的另一大看点。电玩式场景的呈现,则更是该片的特色,如闯关游戏,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切水果等现代人的游戏场景设置,还有人物和场景的动画贴名和在双方对垒时显示状态生命值等等,使之成为一部巧妙借用游戏电玩元素的另类武侠电影,也显示出了电影在其叙事方式和镜头运用被电玩游戏疯狂借鉴下的一种逆袭。这种新意不但极力标榜着时代的鲜明个性和创意的求新求变,更直接体现了城市年轻人的文化生活元素,对当下的观众主体——年轻的电脑游戏玩家们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从零开始》中以娱乐新意对以往同质化武侠片有所颠覆,可贵的是,其第二部《英雄崛起》没有将这种颠覆推向极致而再次跌入了同质化的武侠闹剧。 《英雄崛起》中仍然部分保留了《从零开始》的娱乐新意,但其更重要的是运用新的表达呈现传统武侠片的独特魅力,回归到武侠精髓。无论如何,武侠片都必须拥有锄强扶弱、行侠仗义等积极内核,而情节张力、人物刻画和动作场面是其立足之本。 《英雄崛起》中,重新呈现了这些武侠类型元素。

其一为传统武侠片中情节、人物和侠义精神的重归。经过一系列的同质化的新写和恶搞之后,中国经典武侠电影中的人物、情节和侠义精神遭到解构,许多武侠片中的上述元素落到了不伦不类的地步。在《英雄崛起》中,这些经典元素重归银幕。片中充满了儿女情长到国仇家恨式的经典武侠电影的主题和情节套路,陈家沟比上集中遇到了更为严峻的劫难,在这危机时刻,陈长兴、陈玉娘、杨露禅等人以死相拼,而“浪子”式的陈栽秧尽管和父亲陈长兴未消除隔阂,仍然驾驶着“天威翼”前来解救。最终,所有的危机经过艰难的打斗,再加上清官的作用而一一化解。此外,该片还回归了经典武侠影片中的正常情感表现,展现出了杨露禅和陈长兴的师徒情、陈玉娘的爱情,以及和陈家沟同生死共患难的乡土情。片中还将杨露禅的武功变化纽结于传统道家思想的“阴阳调和” ,这样就将他的武功蜕变与玉娘的情感发展联系起来,将男女情愫与师徒情感结合起来,以回归经典武侠类型的情感套路。

其二为武打场面占据主导,动作魅力凸现。动作是中国经典武侠电影的另一主体,在《太极》系列影片特别是《英雄崛起》中,这一主体也实现了回归。如在该集中,对太极的动作想象从一个场景无缝拼接地过渡到下一个场景,屋顶、祠堂都是平常的比武场地;动作与环境相生相应,村民打着太极割麦子。这些略显夸张的场面,实际上昭示着主创对动作这一主体的重视。当然,片中最重要的还是打斗场面的表现,两部《太极》的终极高潮,都落在了“陈家拳”作为一个拳种的个体特点和魅力展现上。 《从零开始》的结尾高潮,是陈家拳当世宗师陈长兴的杂兵战:一个人单挑一群人,把陈家拳的风格和特点全然使尽。到了第二集,无论前边炮轰陈家沟的爆炸场面多震撼,后边突围战的场面多激烈,影片的结尾高潮,还是扣在了对太极拳种特性的展现上,用一场“八卦掌VS太极拳”的高手过招来作压轴高潮。这场对决压轴戏被搬到了厨房里的屏风上,交手双方既要注意屏风的位置又不断地想将对方打下屏风,加上厨房炒菜时的动作衬托、渲染,使得整段戏十分流畅、精彩而有趣,突出了动作的魅力。

其三是向近年来成功武侠类型电影的致敬。如融入了现代科技、运用悬疑类型叙事等等。现代科技在《从零开始》中已经显现,片中营造出了“特洛伊” ;至《英雄崛起》现代科技元素倍增,“特洛伊”仍在,陈栽秧回到陈家沟的“阴谋”表现,也具有一定的悬疑类型,增添了叙事的智慧感和复杂性。这些成功之处,是对以往成功的中国武侠电影的继承和致敬。在之前票房和口碑较好的同类型影片如《狄仁杰之通天帝国》 (2009)、 《武侠》(2010)等都能找到影子,向成功的武侠片致敬,既是该系列片反同质化的另一路径,也是其重归武侠精髓的体现。

从娱乐新意到武侠制胜, 《太极》系列影片进行了一系列的反同质化努力。然而该系列片也并非尽善尽美,还有诸多不足,其中叙事是最为关键的问题。第一集中由于专注于娱乐新意的呈现,叙事方面就显得薄弱,特别是对反角方子敬的处理上,影片缺失很强的信服力将他推到那么极致的反派位置,他的反派行为难以让观众置信。这一短板直接影响到了第二集的叙事,这一集虽然加强了叙事,显得比第一集节奏明快,内容紧凑,但方子敬如何走向极致反角的因果逻辑问题依然困扰着观众。

作者:赵卫防

www.xnjsz.net
特色栏目